美西方对俄石油“限价”搅动国际市场

美西方对俄石油“限价”搅动国际市场

2022-12-05 16:46:39 编辑:向贤莉 来源:光明日报
评论:0 点击量:0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12月2日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欧盟、七国集团和其他全球伙伴一致同意对俄罗斯海运出口的石油实施全球性每桶60美元的价格上限。根据协议,一旦石油售价超过每桶60美元,将禁止为俄石油运输提供保险、金融等服务。早在今年9月,七国集团决定从12月5日起对俄原油实施限价,明年2月5日起对俄精炼石油产品限价。此间分析人士指出,且不论美西方的“限价”制裁措施对解决俄乌冲突有多大作用,更重要的是它已破坏了石油交易的市场机制原则。

欧盟、美国对“限价”各怀心思

12月2日,欧洲人终于为俄罗斯石油设定了价格上限。这一事实表明,该举措的出台远非设想的那么轻松。美西方曾对“人为干预市场定价”深恶痛绝,此时却活成了“自己当初讨厌的样子”。那么,美国、欧盟以及七国集团如今想要得到什么?

过去数月,欧盟就价格上限爆发了激烈辩论,各成员国意见分歧相当大。马耳他、希腊等国并不支持价格上限,担心此举会损害它们的石油运输及相应的保险业务。例如,希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油轮船队,将俄罗斯石油运往亚洲。一旦新限制措施实施,俄罗斯这一该国企业主要客户将流失。就在达成协议前的最后一刻,波兰还在对每桶60美元的门槛加以拒绝。其立场极为激进,要求将最高价格限制在每桶30美元。与波兰相反,匈牙利在欧盟中为本国利益“进行斗争”,力求免除对来自俄罗斯的原油价格上限规定。

总体而言,欧盟每桶60美元的限价兼顾各个成员国的利益关切。其一,欧盟每桶60美元的价格门槛,与当前打折的每桶55至65美元的俄罗斯“乌拉尔牌”原油价格差别不大,满足了希腊、马耳他等国开出的条件。其二,波兰接受了大多数欧盟国家认可的60美元协议文本,也是其促使欧盟接受了两个附加条件,即上限必须始终比平均油价至少低5%、限额每两个月检讨一次。换言之,最高限价会根据市场价格不断变化。其三,匈牙利在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谈判中取得了成功,“免于实施石油价格上限”。

美西方对俄罗斯石油“限价”,一方面为了减少俄罗斯石油出口收入;另一方面也不希望俄这一重要石油生产国离开世界石油市场,从而给自己带来问题。如果俄罗斯石油在世界市场上急剧减少,供需平衡将被破坏从而造成石油价格急剧上涨。在欧洲,各国仍在努力应对天然气、煤炭等能源短缺和价格上涨;在美国,世界石油价格也直接影响普通人的汽油、柴油成本,直接关乎美联储抗击通胀的成效。

基于此,欧盟委员会还对俄罗斯石油实行价格上限引入了一个过渡期。在12月5日前装船并在2023年1月19日前卸货、超过价格限制购买的俄罗斯石油,将不适用于“上限”规定。

跟随欧盟脚步,七国集团国家将批准该“限价”门槛。鉴于此前七国集团和澳大利亚已经达成限额为每桶60美元的协议,各国不太可能在批准过程中出现问题。美国白宫国安会战略沟通协调员柯比说,60美元一桶的价格上限是适当的,“我们认为会有效果”。

俄斥责美西方举措“十分荒谬”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3日表示,俄罗斯不会接受油价上限,“经过快速分析后将决定如何安排工作”。

自俄乌冲突以来的半年多时间里,包括七国集团在内的美西方没少拿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做文章。美国、加拿大“理论上”在今年春天拒绝购买俄罗斯石油,英国6月完全停止进口俄石油和天然气,而日本以及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则大幅削减俄石油进口。5月30日,欧盟宣布从今年12月起禁止通过油轮运输的俄石油及石油产品。然而,实际效果却让制裁支持者很是失望。

面对此次美西方“限价”措施,俄也不会选择坐以待毙。俄罗斯能源与金融研究所专家里科夫表示,克里姆林宫肯定会对美国、欧洲采取的“限价”措施采取报复行动。他说,即便是目前每桶60美元的“限价”与“乌拉尔牌”原油价格基本相符,也是难以接受的。换言之,俄认为此举“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过去数月,俄一再强调“不会以不利条件与外国公司合作”的官方立场。俄罗斯总统普京不久前强调,莫斯科不会向国外提供任何与本国利益相悖的东西。俄副总理诺瓦克日前表示,这一计划“十分荒谬”,将导致石油市场严重不稳定。“不友好国家”实施该项限制措施“意味着对市场工具的干扰,俄将开始向按市场条件运行的国家供油”。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也表示,布鲁塞尔引入对俄石油的“限价”措施,不过是在迎合大西洋彼岸“合作伙伴”的野心,欧盟此举正将自身能源安全置于危险之中。

俄能源界分析人士指出,此举一旦实施,虽不至于让全球能源市场崩盘,但足以导致国际油价飙升。据国际能源署计算,俄罗斯自5月以来向西方国家输送的石油每天减少220万桶,而其中的三分之二已转移至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目前,印度已经成为俄海运石油的最大买家。

与此同时,俄也在努力寻求“欧佩克+”机制内其他产油国的支持。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石油生产国对美西方干预市场的行为感到不满,担心其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欧佩克成员国。在俄罗斯的积极推动下,“欧佩克+”国家11月减少了生产配额,从而推高了油价。

“限价”成效或在今年底显现

随着12月5日最后期限的临近,“乌拉尔牌”俄罗斯基准原油价格接近每桶60美元。俄财政部12月1日宣布,11月的平均价格为66.5美元,环比下降6%。11月30日,不包含石油运费和油轮保险,从俄波罗的海滨海港口运出的“乌拉尔牌”原油每桶价格已经降至48美元。

随着美西方“限价”措施实施,国际上俄石油及其石油产品的买家将面对非此即彼的选择:要么同意以不超过既定限额的价格购买,要么接受西方将完全禁止其公司为俄石油及产品提供运输、保险服务的事实。

对俄而言,与“不友好国家”彻底中断石油贸易将遭受损失。俄乌冲突发生后,俄罗斯被迫以折扣价出售“乌拉尔牌”石油,据测算,目前价格在每桶55至65美元之间。从经济角度而言,每桶60美元这一门槛是可以接受的,只有在每桶40至45美元时联邦预算赤字才会开始急剧增长。然而,俄石油公司将不得不面对运输成本上升、货物周转率下降的问题。一旦中断与欧洲石油贸易,运输俄石油的油轮将从波罗的海俄港口运至欧洲港口的三四天变成抵达印度港口的1个月左右时间。由于“限价”措施落地,将俄石油从波罗的海运往印度的成本已上涨至每桶20美元。如果计算开采生产成本、税收以及折扣,俄石油公司的利润目前已经非常微薄。诺瓦克日前也承认,最高限价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投资下降,市场上石油供应减少和短缺。

美国银行全球大宗商品和衍生品研究主管弗朗西斯科·布兰奇预测,俄罗斯12月5日后每天石油供应将减少约100万桶。如果市场损失超过这个数量,布伦特原油将超过每桶100美元,2023年底期货可能会跳升至每桶110美元。而美国《国会山报》援引能源分析师多兰的话称,由于对俄罗斯石油价格施加上限,美国和七国集团可能很快就会遭遇历史性惨败。他表示,世界能源市场仍然需求大于供给,“限制措施出台后,油价暴涨的风险很高”。

俄能源界人士认为,俄石油生产受制裁、禁运影响程度,将在12月底变得清晰。俄能源专家波塔文指出,俄石油及其产品今后将可能面临三种情况。最好情况是,俄石油生产量在维持目前每天1080万桶的水平基础上,油价将上涨至每桶70美元;最坏情况为,“乌拉尔牌”原油跌至每桶50美元,产量每天下降120至170万桶;中间情况,俄油价将保持在每桶60美元左右,产量每天将仅减少30万至50万桶。

根据西方国家的统计数字,今年2月俄乌冲突以来,俄罗斯通过向欧盟出售石油获得710亿美元,超过了俄600亿美元的全年军费。此间观察家指出,西方国家为实现通过对俄石油“限价”来降低其为乌克兰军事行动提供资金能力的目标不会改变。美国国务院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12月2日表示,如果无法实现减少俄用于资助乌克兰军事行动收入的目标,则可能会调整针对俄罗斯石油的“限价”门槛。


视听海南台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