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调查》回头看,查落实,这些典型问题值得深刻反思!

《深度调查》回头看,查落实,这些典型问题值得深刻反思!

2021-07-19 09:37:01 编辑:黄晓琳 来源:直播海南微信公众号
评论:0 点击量:0

各位观众,欢迎收看本周的《深度调查》。省委书记沈晓明强调,要以开展作风整顿建设年和“查堵点、破难题、促发展”活动为契机,全面纠治作风顽疾。我们《深度调查》从6月13号开播至今,以实事求是为原则查准堵点,找到在推动经济发展、政策落地、营商环境优化、人居环境改善、民生保障、工作能力提升等方面的堵点盲点和问题症结。这一个月来,我们关注了水体治理、新能源汽车业态、乡村规划、游泳课教育、禁塑工作等多个话题,揭露发展中的多个痛点。本周的《深度调查》推出《回头看 查落实》特别节目,盘点前期报道中发现的一些典型问题,总结经验,蓄力再出发。

打好海南自贸港建设这手好牌,必须建设一支担当实干、作风优良的干部队伍。部署“查堵点、破难题、促发展”活动,也是为了带动全省干部队伍改进作风、务实担当。而在我们《深度调查》这段时间的调查中,就暴露出一些执行落实不力的问题。我们开播后的首期节目——《拿什么拯救白水塘沟》就追问没有兑现治污的承诺,督促相关部门落实河长制,守护我们的绿水青山。

《拿什么拯救白水塘沟》 :治污不力牵出作风推诿和监管松懈

2020年4月,美舍河源头沙坡水库水浮莲疯长,折射出水体污染问题,经检测沙坡水库水源——白水塘沟的水质为劣五类。多部门表态,加大巡查力度,落实河长制工作,到2020年底,白水塘沟要达到五类水的要求。时隔一年多,在今年5月底,记者再次来到白水塘沟,发现卫生情况依旧不容乐观,生活污水、农业污水直排入沟的问题也较为突出。为了解决白水塘沟至沙坡水库周边水质的污染问题,去年12月,海口投入建设两个一体化的污水处理厂,但污水处理站仅收集处理生活污水,多个排水口的农业污水,均没有在截污计划内。

图片

海口市龙华区城西镇河长制办公室 工作人员 黎晓羽:我觉得生产灌溉的东西,应该是对水质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然而,记者对菜地旁排出的污水,按照要求取样送检,检测结果是劣五类水,也就是说存在极大的污染。白水塘沟落实的是区、镇、村三级河长制,但日常监管,却是推诿的局面。

海口市龙华区城西镇苍东村委会 工作人员:找我们村第一没钱,第二没人。

图片

海口市龙华区城西镇人大主席 王若:我河长监督不了他,这个要问我们区水务局。

海口市龙华区水务局河长制办公室 工作人员 蔡传优:这个我们要对镇政府进行了解下。

相关部门连夜部署

直面问题对症下药

报道播出后,海口市迅速制定解决方案,加大河道面的日常清理频次和加快截污纳管工程的建设。龙华区人民政府方面表示,将采取一系列措施,保证养殖、种植的水不排入河中。

图片

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政府 副区长 林山:我们准备进行业态的调整(河边)种植一些水生农作物,增加老百姓的收入。

海口市水务局表态,加大对河长制的考核力度。

海口市水务局 工作人员 谭小茹:一定要落实到,做好以河长吹哨,部门响应的机制在海口确实的一个落地。

治水容不得推诿,保护生态的决心也绝不能松懈,只有脚踏实地、真抓实干,有效落实区镇村三级河长制,才能从根本上治理好白水塘沟。我们也期待早日见到白水塘沟水清岸绿的生态画卷。需要紧急落实的还有中小学生的游泳教育。因为游泳课未按目标落实,教育厅限期学生学会游泳,各个学校拼命开始“赶作业”,对此我们《深度调查》发问:游泳课成应付式“赶作业”,谈何“防溺水”?

《“游”出困局》:追问游泳教育为何“虎头蛇尾”?

早在2017年9月,我省印发《海南省普及中小学生游泳教育实施方案》,决定在全省范围内推进中小学生学游泳、防溺水、懂自救的系统教育工程,到2020年,实现“全省中小学生人人会安全游泳”的目标。然而眼下全省仍有13个乡镇未设游泳池。6月15号,海南省教育厅要求,全省小学毕业生须在8月底前全部学会游泳。记者走访了海口、儋州、万宁、定安、临高五个市县,发现,不少学校正抓紧对应届小学毕业生进行游泳课培训。按照要求,中小学生以任意泳姿不限时独自游完25米,就算考试合格,防溺水的培训被忽略了。

定安县坡寨中心学校 学生:记者:防溺水自救懂不?)目前还没(记者:那你懂不?)不懂。

图片

定安县文华实验学校游泳池 唐教练:不考溺水自救,因为他们培训只有10节课而已,时间太赶了,应付考试嘛。

面对中小学生游泳教育落实滞后的情况,各个市县教育局给出的理由,要么是场地受限,要么是师资短缺。可实际上《海南省普及中小学生游泳教育实施方案》里各种政策利好,只是各市县没有落实好,以至于把原本应该常态化开展的游泳课变成了疯狂的应付式“赶作业”。这样“重形式,轻实效”的应试教育,也偏离了我省普及游泳教育的初衷。

图片

海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社会体育指导与管理系主任 徐海衡:学生培训完达标完以后,学校就不管了,就认为他就会了,但是这个会只是粗浅的会。

省教育厅直面“堵点”

立足“教育”着眼“安全”!

报道播出后,海南省教育厅回应,不能搞一刀切,他们已经调整政策,会根据各个市县的具体情况,制定具体的任务要求和完成时间,并督导落实。接下来,他们计划在游泳教育中,加入自救和救人的相关课程。

图片

海南省教育厅 副厅长 黎岳南:我们要求游泳要作为正常的体育课要开起来,明年要纳入到中考中,把游泳拉进来,可以作为一个选项,也可以作为一个导向,一定要锲而不舍地去解决问题。

要成为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自贸港建设的行家里手,还必须“解放思想、敢闯敢试、大胆创新”。然而,眼下,面对发展中出现的新事物新问题,部分职能单位就没有创新机制、主动攻坚破题。比如,新能源汽车助力绿色出行,正在大力推广,但因为涉及的部门缺乏担当、不善作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存在难题。

《打通新能源汽车最后一公里》 :充电桩建设路漫漫,谁主动担责?

在海口、三亚、琼海、万宁,公用充电桩遍布多个小区和公共场所,但记者走访多个充电点发现,充电桩无法正常使用的情况,比比皆是。

而小区内自用充电桩情况同样面临尴尬。记者走访了多个小区发现,小区物业均拒绝业主安装充电桩。

图片

三亚海螺花园小区 物业工作人员:消防队那边审核过了后才能装。

琼海万泉明珠小区 物业工作人员:它这个桩要经过南方电网来安装的。

但消防和供电部门方面称,申请充电桩不需要跟他们报备。根据相关规定,对不按要求配合用户安装充电设施、无故阻扰或向用户和安装单位收取额外费用的物业服务企业,由市县物业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可是,面对住建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多次协调,有的小区物业依旧是我行我素。

图片

海口南方明珠小区物业服务中心 经理 马孔柏:不要拍我不要拍我。

解决了充电桩进小区的难题,就能突破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瓶颈。而这其中最关键的难题就是权责不明晰。

海南省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督查组 组长 石奇哲:各个环节都难,有些部门就怕担当责任,有些情况推动不是这么快。

挑战时代课题就该敢担当善作为!

事实上,充电桩进小区难的问题,在全国多个城市都在积极探索。对于我们报道反映的问题,海南省住建厅表态,已经在拟定充电桩进小区方案的征求意见稿。我们海南自贸港是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先行区域,更应拿出大刀阔斧的魄力,敢担当,善作为,走在时代前沿。

图片

同样,去年12月1日起海南全面打响禁塑战,这在全国属于首创。雷霆之势下,表面上看,“禁塑”效果相当明显,但是背后的堵点也依然存在。

《禁塑阻击战》:农贸市场“禁塑”难破两大难关!

在屯昌各大农贸市场的醒目位置,挂有全生物降解塑料袋的宣传标语,但是不少摊贩“挂羊头卖狗肉”,仍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屯昌县综合批发市场 摊贩:这个是装样子的,他要来检查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藏起来,拿那个全生物降解袋卖,太贵了,8块钱一捆。

图片

面对执法人员的查扣,商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的违法成本低。

屯昌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城南监督管理所 工作人员:我们都罚过,没收了罚款了他们也照样用。

记者搜索淘宝平台发现,售卖不可塑料袋的商家至少有上百家,价格最低的仅为2分钱一个,在送货地址上全都对海南开放,网购和物流缺口没有堵住。

图片

邮政快递海口南沙路网点:我们邮政不查扣东西的,看那边能过就过嘛。

海口市港航管理处 工作人员:监管我们一般正常情况是每个月两趟,一台货车这么多货,有的他要夹杂(塑料袋)你也很难查得到。

而由于海南目前还没有全生物降解制品的原材料生产商,去年禁塑后,原材料需求大量增加,内地原材料价格水涨船高,最终导致,占有市场份额较大的农贸市场订单断崖式下降。对此,海南省生态环境厅方面表示,将在农贸市场环节实行定向补贴,并呼吁加强监管。

图片

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土壤处 副处长 公磊:压实市场管理者的责任,对市场内的经营摊贩能够采取警告,严重警告,甚至是清退,来加强农贸市场落实禁塑。

专家建议,在源头保好禁入关,尤为关键。

海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 教授 李鼐:研发可快速检测的,手持性的快检设备,在港口在码头上,能够定期地快速检测,把不可降解的源头堵住。

敢闯敢试,为全国树起禁塑典范!

目前,我省已经计划在洋浦建立全生物降解制品的原材料生产企业,降低本土企业对内地原材料市场的依赖,从而降低价格。而多部门从源头治理、落实监管等方面主动作为,也将进一步规范市场。“禁塑”这场战役是考验我省政府职能单位合作能力的一块试金石,我们期待,海南能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架起一座禁塑的桥梁。

图片

省委书记沈晓明也一再强调,要把“我为群众办实事”落到实处,这也是“查堵点、破难题、促发展”活动的重要内容,要求坚持人民至上,解决群众最关切的民生问题。可因为不主动作为,工作缺乏“前瞻性”,在乡村振兴全面推进的当下,一些村庄当前面临着没地盖房的尴尬。而这样的难题跟滞后的规划不无关系。

《破局乡村“蜗居”》:规划粗糙制约发展

28岁的岑运汉,准备成家,但他澄迈永发老家四代26人,却共住8间房,面临建房的刚性需求。2020年3月起正式实施的《海南省村庄规划管理条例》也要求,市、县、自治县人民政府应当预留一定比例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优先用于村民住宅建设。但正是这样的住房刚需,却难倒了多个职能部门。

图片

澄迈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建设规划岗 工作人员:我们哪里变一块土地给你。

在村民小组的多次反馈下,规划部门承认:保持建设用地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如果能调整建设用地的位置,便可以解决村民建房的问题。

澄迈县永发镇规划所 工作人员:还有这一小块,规划上也能调整,还有就是这一块。

图片

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20年前,澄迈县金江镇家天山村委会加升塘村因为老村地势低洼,100多个村民陆续都搬迁到了新村。但随着人口增加,村子的规划却一直没变,建设用地缺口严重。在澄迈县大丰镇才存村,大学生毕业后回乡创业发展共享农庄,却因建设用地不足一度受阻。如何打破村庄建设用地困局?海南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回应,我省规划用地指标是充足的,但建设用地却相对紧张,症结主要出在规划上。

海南省自然资源和规划厅专用规划处 副处长:很多时候规划就是在屋里画画图就把规划做出来了,保障村民住房刚需的这部分转用指标,是作为5%的指标进行单列的,但是前些年各市县没有用好,没有用足。

图片

专家建议,解决村庄规划的问题,一是要优化存量,即政府要积极协调土地流转;二是适当调整建设用地增量。

海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从规划的前瞻性提供预留的地方,来满足宅基地的需求,满足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重启村庄规划,需目光长远

报道播出后,澄迈县各个乡镇全面开展了新一轮实用性村庄规划编制,规划专家收集村民需求,并入村调研。没有好的村庄规划,农村发展不好,乡村振兴就无从谈起。眼下,新一轮村庄规划已经开始,相关职能部门要深入实地用心调研,这样才能拿出更加人性、更有温度的规划,切实服务百姓,带来长远发展。

图片

通过盘点梳理,我们不难发现,面对问题,只要用心对待、完善制度、加强监管,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如果电视机前的您,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什么堵点、难题,也欢迎和我们取得联系。深度调查,我们下周见。


视听海南台手机客户端